艾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行在大宋(书号:39390

第八百二十三章 北军发狂

作者:沐飞尘
    到了下午,陛下的灵柩前,晋王完成了即位的一切礼数。

    简洁,庄严。

    大殿上。

    庆王殿下站在刘贵妃身边,与文武百官一起跪下山呼万岁,拜见新皇帝。

    名叫赵煜的大宋帝王的年号定格在和诚十三年。

    按照惯例,新皇帝即位应该到第二年才改年号,但新皇帝没有等到第二年,而是下令三天后就改元太平。

    和诚十三年成了太平元年。

    ---

    北军大营。

    陛下过世后的第二天早晨,李戎生才收到陛下驾崩晋王即位的消息。

    这位大将军一前一后收到了三封信。

    最先到达的是陈乐天写来的,第二到达的是御史大夫郑大人让李通寄来的,第三到达的是新帝王的圣旨。

    陈乐天在信中说,局势已定,大将军若有任何吩咐,属下绝对听从。

    这封信的意思很简单,大将军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会全力配合。

    第二封郑直言的信,这位老尚书在信中说,请大将军保持冷静,一切如常,支持新皇帝。

    而第三封信也就是新皇帝的圣旨。大将军李戎生在拆开圣旨前想了一下,晋王赵驰会在圣旨中说些什么。

    将他就地解职返回京城?

    或是安抚他让他乖乖听话,不要有异动?

    打开后才发现都不是。圣旨里晋王哭诉陛下驾崩对他的打击,他这个做弟弟的根本不想做皇帝,只想陛下能好好的还像从前那样照顾他就行了。

    说完这些废话后,晋王说,还请大将军回书一封,让他不只是一个人在伤心。

    看完圣旨,大将军李戎生冷笑一声心道:如果你不是早有准备,怎么会是你即位?

    李戎生根本不用多想就能确定,陛下的亡故可能并不是谁下的杀手,但晋王的即位一定是谁做的准备,而且这种准备绝不是一朝一夕。

    否则若是按部就班,是庆王这个嫡长子即位,绝不可能是晋王。

    况且,竟然还有遗诏指名要晋王即位,这就更令人觉得奇怪了。

    陛下的嫡长子庆王殿下什么都好,就算立遗诏也不会立你晋王这个弟弟。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但李戎生知道,正如郑直言在信中所言一切已成定局,无法再有其他变数。除非,除非造反?那是他李戎生绝不会做的啊。

    陈乐天信中隐含的意思他知道,大将军,你若是要反,我亦随之。李戎生不觉得奇怪,这本就是陈乐天的性格。是他这个大将军多年来一直试图改变陈乐天却一直改变不了的一点。

    成为他的心腹后,陈乐天从不掩饰对皇权的不屑,谁给百姓好日子过谁就是好皇帝,否则,这皇帝不要也罢。这种话多次出自陈乐天之口。作为陈乐天亦师亦友亦上级的大将军觉得陈乐天这样很不好,就试图跟陈乐天讲道理,让他断绝这样的想法。但没用,这么些年来从来都没用。

    而反过来,李戎生不会造反,这也是如陈乐天的心态一样,都是铁板钉钉的。

    李戎生想罢这些,才发现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他长叹一声,端起茶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不住颤抖,杯子落在地上摔碎了。他捂着胸口向东而跪,一瞬间泣不成声,磕了三个头,道:“陛下走好。”

    然后呆呆的站起来,沉默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亲兵来请示今晚的口令,他才回过神来。

    他对亲兵说道:“传令下去,陛下驾崩,全军戴孝。”

    “啊?”亲兵以为自己听错了,陛下驾崩?

    “去传令吧。”

    亲兵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大将军一整天都魂不守舍,原来是...

    这一夜,整座北军大营都沉浸在悲伤肃杀的气氛中。这些天下第一军的悍卒们,平日里绝不会流一滴泪的硬汉们,却在今夜忍不住的悲咽,彻夜悲泣。

    他们努力保卫的家国,给他们一切的紫禁城里的那个古往今来第一君王离开他们了。

    他们难以抑制的泪水,就像他们的浓浓杀气一样,无法禁绝。此时的他们悲痛的不能自已。

    到了后半夜,大将军又下了一道命令,全军明日陈兵定阳城下,攻城。

    这一来,所有军卒仿佛找到了个可以宣泄的口子。所有人都恢复到战斗前的准备状态中。

    第二天天刚亮,几十万大军集合在校场上。马上甲弓上弦,在短短小半个时辰后十万前军陈兵梁国定阳城下,距离定阳城城门只有一箭半。

    而对面的梁国定阳城内此时炸锅了。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守城将领们的紧急会议正在召开。

    “怎么办?”这三个字在会议上出现了至少三十次。

    “大宋这是要做什么?多少年了,几年前就签订了友好合约,怎么现在又要来打?”

    大家快想想办法,我们城中有十万人,但能不能守住还是个未知数。我已经派人快马去朝廷请示增援,我们一定要守到援军到来。”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分兵守四座城门还是主要守东门,你们拿拿意见。”

    “将军,我以为,看宋军的阵势,他们好像并没考虑四座门一起进攻,好像就准备打我们的南门。我认为其他三座门分别分兵一万就行了,其他所有兵力都集中到南门。”

    “王副将说的有道理,但我认为一万不够,宋军诡计多端,看起来他们是只进攻南门,但也说不定这是他们的阴谋,到时候指不定从哪个方向冒出来几万人进攻,我们若是在其他门留人太少,容易被攻破。”

    “我们在城里的谍子到现在没有传来消息,搞不清这宋军到底是发什么狂,怎么忽然就要来攻打我们。”

    “兄弟们,就算是死我们也要守到援军来,我们要做好死的准备,听见了吗?”

    “是!”

    这些魏国的将领们,能在与大宋相交的边城领兵打仗,其当然是国内的一流将领,否则在这边境光是吓就要被吓出病来。

    所以虽然战斗力或许没有大宋北军强大,但是他们对死亡的理解还是很深的。不过就是个死,如果死能换来背后家人的安全,那就死也无妨。

    至于城内的百姓,早就被管制了起来,严禁百姓以任何理由出城。而实际上梁国的边城百姓们就算没有管制也不会出城。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的家在这里,能搬去内地的早就搬走了,留下来的都是走不掉的穷人。

    而他们就算是跑出城也不定就有活路,还不如在囤积了重兵的边城待着,就算是讨饭也能从军爷们手里要点饿不死的吃的。

    只不过百姓们也还是有点害怕的,大宋虽然偶尔也会来进犯,但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里,从来没见过宋军这么多人。以前最多也就是一两万人来打一打,像这次光是先头部队就有十万,更是闻所未闻的。

    要是真的打进来怎么办呢?宋军一直对外宣称不杀百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修行在大宋》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555.net】 手机版【m.ik55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