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知流(星铁)无h

作者:清风
    在爱你的第一百个世纪

    知流

    写的很烂致歉

    有身世捏造,不能算是原作向

    有对失熵症症状的捏造

    1.

    “好久不见”

    女孩的发丝因为淋了水微微发翘,知更鸟疑惑的转头看向对方

    “抱歉,请问你是…”

    把雨伞收好的时候,知更鸟才想起来没有问对方的名字,该怎么还给她呢

    这件事很快就被知更鸟抛在了脑后,每天排满的行程让她忙的不可开交,那个雨天和女孩的相遇也像是被夹在书里的落叶,翻了过去之后就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一样

    直到知更鸟在舞台上看到了坐在人群里的那个身影,很奇怪,明明只是见过一面,却可以在人群里准确无误的找到她,女孩脸上还是之前一样的笑容

    是见色起意吗?明明自己并不相信所谓的鬼迷心窍,但心里却十分想要再次见到对方

    “又见面了,知更鸟小姐”

    “啊,上次的伞…”

    她把它忘在公寓里了…

    或许这是个机会?什么机会?拉进两个人的距离?

    这没由来的烦躁感是怎么回事,知更鸟捏了捏自己的衣摆,耳翼不自然的颤动着

    “你忘记了?”

    女孩对自己笑,好像自己的小心思都可以被看穿一样

    “这是我的地址,你可以来这找我”

    还没等到知更鸟空闲下来去找过她,反而在一家酒吧又碰上了

    “知更鸟小姐,看来我们很有缘分”

    女孩的脸颊红扑扑的,很明显是喝了酒的缘故,酒吧暧昧的灯光笼罩在两人身上,知更鸟鬼使神差的低下头靠近对方

    “嗯?”

    嗓音是少有的慵懒,一呼一吸间滚烫的鼻息被尽数吹在知更鸟的脸上,估计自己的脸现在也和喝了酒一样红吧

    “知更鸟小姐,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

    女孩滚烫的指尖摩挲着自己的眼角,热意攀升,连耳根也染上了绯色

    “没有”

    知更鸟动了动发涩的喉咙,有些犯规了,或许自己不应该一时赌气的从包厢逃出来透气

    “现在有了…唔,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又受不了他们功利的嘴脸所以自己溜出来了啊”

    耳羽被对方捻在手里轻柔的触摸着,这对天环族人来说是极其冒犯的,但知更鸟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好奇怪,甚至连怀疑对方为什么说“又”的脑子都没有了,可以说是温顺的把耳翼送进了她的掌心

    “小姐,你喝醉了”

    “当心些,不要被别人发现了”

    对方好像完全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反而环住了自己的腰凑的更近了

    说话间的吐息洒在自己本就红透的耳朵上,知更鸟挣扎着想要起身,怀里的人却没了动静,低头便看到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安稳的枕在自己的肩膀上,像是已经睡着了

    费力的将人搬进了自家公寓,那天用过的伞安安稳稳的躺在一旁的鞋架上,怀里的女孩平稳的呼吸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小姐…”

    “罗宾…”

    知更鸟的声音猛的哽住,她从未对外公开过自己的原名,女孩却在梦中迷迷糊糊的呢喃着,是巧合吧,知更鸟这么说服自己,心跳却不受控制的加快

    还是赶紧进屋吧,总不可能一直在门口耗着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帮她洗澡吗

    知更鸟的指尖发着颤,解开纽扣的时候难免会不小心剐蹭到布料下的皮肤

    诡异的淡绿色纹路在胸口蔓延,知更鸟刚想仔细看看,身下的人就低吟着睁开了眼睛

    “知更鸟小姐?”

    “抱歉,我只是想…”

    “只是想?”

    或许是还没有醒酒,对方恶趣味的抓住了自己收回去的手指拉到胸口,眼角因为倦意染上了绯红,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已经称得上是危险了,知更鸟咽了咽唾沫,撑着手移开了视线,再这样下去好像有点超纲了

    有惊无险的洗完澡后,女孩乖顺的窝在自己的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知更鸟红着脸趴在床边,心里想着要不要和经纪人坦白,自己好像爱上了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女孩

    困意很快上涌,知更鸟打着哈欠离开了卧室睡在了沙发上

    再次睁眼自己已经躺回了床上,一旁的位置似乎已经空了很久,摸上去凉凉的,连着知更鸟心里也空落落的

    …等一下这不对吧!我在难过什么啊喂!

    床头柜上躺着一张便签,和上次对方留给自己的纸一样

    「

    致亲爱的知更鸟小姐:

    感谢你让我在你家留宿,希望我没有做什么冒犯你的事情,伞我已经拿走了

    祝你生活愉快

    流萤

    」

    是的,我们两个人的缘分应该就在这里画上句号,但是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些不甘心

    “你让我帮你调查这个人?”

    星期日看着面前有些局促的妹妹,顿时有种自家白菜被拱了的感觉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什么资料都没有,名为流萤的女孩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

    “你确定她叫流萤吗”

    好吧,其实自己也不确定,只是她留下来的纸条上这么写了而已

    “或许吧”

    【体表绿色纹路】

    知更鸟若有所思的在浏览器上搜索着

    纹身?伤疤?都不太像

    鼠标烦躁的滑动着,在机缘巧合之下点开了一个网站

    失熵症

    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种病症,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身体逐渐瓦解,伴随着剧烈的阵痛,而身上的裂缝就是失熵症的症状

    知更鸟说服自己这是危言耸听,流萤看上去很健康,并不像是患有失熵症的患者…但是我们两人明明没有见过几面…

    始终无法压下心里的担忧,在询问了经纪人行程之后,知更鸟还是决定找个时间亲自去问清楚

    「叩叩」

    在确保自己仪表得体之后,知更鸟紧张的敲了敲门,隔了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倒是路过的阿婆好心提醒她说,住在这的女孩好像身体不好,前几天已经住院了

    “阿婆,可以告诉我她在哪个医院吗”

    知更鸟知道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冰冷苍白的重症监护室,女孩安静的躺在床上,一旁的仪器响个不停,起伏的线条证明着她尚且还有生机

    “您好,请问您是患者的家属吗”

    不是呢…说不定连朋友也算不上

    “请问,她现在…”

    “是很罕见的病症,至少我们医院现在都没有接诊过这种病症,她之前好像接受过很好的治疗身体才勉强撑到现在”

    “那她还有多少时间”

    护士朝她摇了摇头

    墨菲定律,事情总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早上好,流萤小姐”

    “知更鸟…?”

    我该以什么身份来和你交谈

    “为什么我会来这?你想这么问我吧”

    “……”

    流萤的手很冷,就算自己握了很久也无法回温

    “我想,相信奇迹一次”

    “奇迹只会发生一次的…”

    “什么时候?”

    “最初,一开始,我们的相遇,就是奇迹”

    “你知道吗,在一百个世纪之后,我们还会相遇,所以等到那个时候,再来爱我吧”

    奇迹还是没有发生,知更鸟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女孩最后的体温也逐渐流失,机器发出无情的鸣叫渐渐掩盖了自己的哭声

    我和你相遇的时间太短了,短到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相爱

    「家族」最有名的歌者知更鸟在结束了自己的全宇宙巡演之后宣布隐退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为科学献身,不是吗”

    星期日罕见的皱了皱眉,他知道知更鸟这么做的原因

    “跃迁技术尚且还不成熟…”

    “至少不会致命,这样就足够了”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祝你旅途顺畅”

    “下一个一百世纪再见,哥哥”

    2.

    雨还是照常下着,跃迁成功到自己依旧没有带伞,狼狈的躲在屋檐下,一旁的女孩缩在墙角怯生生的望着自己,又因为雨下的更大而挪动步子,默许自己进一步的靠近

    “小姐,如果可以的话,一起去我家避雨吧”

    流萤从没想过带一个陌生人回家,看着对方因为淋湿而逐渐透明的衣物,脸颊不自然的发热

    “浴,浴室在里面,我带你过去”

    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了

    对方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人,就连带着的首饰都晃得自己眼睛疼,是什么很有名的人吗

    在知更鸟进浴室洗漱的时候,流萤还是抵不住好奇心拿出了手机

    天环族人并不多见,况且还是这么美丽的女士,查起来并不费劲

    知更鸟,「家族」最有名的歌者,多项奖项的获得者,粉丝数更是多到爆炸

    完蛋,自己是捡了尊大佛回来,不会过一会就有一大队保镖夺门而入以为自己绑架对方而把自己抓起来吧,不要啊,自己年纪轻轻的可不想现在就饮恨归西啊

    流萤爆哭,并对自己之前对敬爱的知更鸟小姐投去冒犯目光表示深深的歉意

    幸好,一直到对方接到电话离开,也没有保镖冲进来把自己架走,劫后余生的流萤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么感谢流萤小姐的收留,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下次见”

    知更鸟低声在她耳边说,并在自己掌心塞进了张纸条

    等等,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迷了心智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吗

    请问,大明星这么闲的吗

    流萤尽量忽视在一旁布灵布灵的知更鸟,做着自己的的本职工作,快速的收拾好桌面上的餐盘之后就离开了

    “服务员,点菜”

    可恶啊,为什么现在店里只有我一个服务员

    流萤抱着菜单慢悠悠的挪了过去

    “知更鸟小姐,你就这样来我们店里,不会被发现吗”

    “放心,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可是有很多保镖保护我的安全的”

    这句话在流萤耳朵里好像是一句威胁,像是在告诉她敢不顺对方的心意就会被架着扔到水里喂鱼

    嘤,好可怕

    知更鸟把遮住自己脸的口罩拉了下去,右眼下的饰品反着光,好看的不行,流萤用菜单遮住了自己通红的脸

    “有什么推荐的菜吗”

    “这个,还有这个”

    “你吃午饭了吗”

    “还没有…”

    “那就拿两份套餐,可以请流萤小姐赏个脸和我共进午餐吗”

    救命,不要用你的漂亮脸蛋杀人啊

    别说共进午餐了,早餐午餐晚餐全都可以!

    流萤啊,你不能再堕落下去了,餐厅给你的指标完成了吗,再这样下去就会被扣工资了啊!

    “流萤?你过敏了吗?怎么脸这么红”

    躲在收银台后面打游戏的银狼问

    “难道是艾利欧的猫毛?”

    卡芙卡有些担忧的把窝在收银台上的艾利欧拎到一旁

    “不是啦”

    几乎是跑着钻进了后厨

    “喂,卡芙卡,你说流萤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觉得你好像没说”

    “什么意思”

    “那个人几乎每天都来我们店里和流萤吃饭吧”

    “说不定是朋友?”

    “朋友会每天都来?”

    “我感觉增加我们店销量还是不错的”

    银狼吹破了嘴里的口香糖泡泡转过头准备不再多管

    “下次让那个女人少点一点,后厨就我一个!”

    刃的声音幽幽的从后面传来

    “知更鸟小姐!一直让你请我吃饭什么的…我觉得不太好”

    “嗯?有吗,这是我少有的休息时间,和流萤小姐待在一起我感到很放松”

    “可是…”

    “哦对了,这是我过几天演唱会的门票,欢迎你来”

    完蛋,要被攻略了

    “卧槽,我就说那个人对流萤有别的心思吧”

    银狼拉着卡芙卡和刃扒在墙边偷看,幸好现在店里没有别人,不然就要别误以为是什么不正经的餐厅了

    “那个,卡芙卡…我想请个假…”

    “请!必须请!”

    在卡芙卡开口之前银狼就迫不及待的凑了上来

    “喂银狼…”

    “然后把她拐过来提高我们店的销量”

    “…喂”

    第一次来这种热闹的地方,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很少出来玩过,流萤向检票人员出示了知更鸟给的门票,却没有被放行

    “抱歉小姐,这是VIP门票,是不需要您在这里等的,我们工作人员会带您到指定位置的,辛苦您跟我们走一趟了”

    这就是和「家族」最有名歌者有关系的福利吗,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高端服务的流萤有些局促的跟在工作人员身后,很快就被领到了一个包厢里

    “祝您观演愉快”

    看来是自己见识短浅了

    包厢里可谓是设施齐全,连饮料水果都是无限供应,而窗户外面就正对着舞台正中间

    我都不敢想这张票要多少钱

    流萤:(流泪猫猫头)

    知更鸟很美,在遇到她的第一眼时流萤就知道了,以至于后来两人,哦不,知更鸟单方面的找她建立联系的过程就像是梦境一样不切实际

    “流萤小姐,我的歌怎么样”

    “很好听”

    对方依旧穿着先前舞台上的打歌服,似乎是一表演完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知更鸟小姐…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啊…这下轮到知更鸟脸红了

    “…现在就对你说,有点太草率了”

    “嗯?”

    “请明天来找我吧,我会和你说清楚的”

    “是这里吗…”

    流萤看着面前的别墅有些纠结着要不要按门铃,下一秒里面的大门就被推开,知更鸟小跑着出来给自己开门

    “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呢”

    “你昨天才表演完,我怕你现在还在休息”

    知更鸟没有回话,几乎是自然的握住了流萤的手腕把人牵进了屋里

    现在这里应该没有保镖会把自己架走了吧,流萤心想,全然未觉自己已经是踏进陷阱里的可怜羔羊

    “所以知更鸟小姐…”

    知更鸟用食指抵住了自己的唇

    “你可以喊我罗宾”

    “罗宾…”

    对方满意的笑了笑,引着自己走进了宽敞的客厅,餐桌上摆着看上去精心准备了很久的菜品

    “我做的,尝尝吗?虽然可能比不上你们店里的好吃”

    流萤停住了脚步,绯红攀上脖颈,她宁愿是自己多想了,毕竟自己怎么想都配不上对方

    “流萤?”

    “罗宾…不,知更鸟小姐,可以现在就和我说清楚吗”

    为什么要接近自己,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知更鸟抿了抿唇,好像是她太过于着急了,现在的流萤和之前的似乎并不一样,但她们又同样的温柔,那个雨天,衣衫尽数湿透的流萤胸前没有可怖的绿色裂纹,知更鸟庆幸自己还有时间去拯救她

    失熵症,少见的疾病,即使自己已经耗费了大量财力,也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只要,只要流萤愿意接受自己,愿意接受治疗,她相信一切会好的

    “流萤,我喜欢你”

    “诶?”

    就算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知更鸟或许真的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情感,流萤也始终不愿相信,现在的自己,真的配得上对方吗

    人在面对难以理解的事情时会本能的选择逃避,几乎是流萤后撤的瞬间,知更鸟就抓住了自己的手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私心,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我吗”

    “一见钟情”

    “嗯…”

    “见色起意”

    “嗯?”

    “不相信我?”

    “我错了,不要拽我衣服嘛罗宾”

    我有失熵症,是一种很罕见的疾病,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就会被逐渐瓦解,并伴随着阵痛…

    起初我以为它并不严重,直到我在罗宾家里晕倒,再次睁眼时,身上已经被插满了管子,罗宾红着眼眶看着我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带你来的”

    知更鸟握着自己的手,乌黑的眼圈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流萤张嘴想要说话,她想说该对不起的是自己

    “知更鸟小姐”

    门口的医生朝她招了招手,知更鸟不舍的吻了吻自己的额头

    “我不相信奇迹了,所以这次我来救你”

    知更鸟和我说,按现在的科技,可能并不能根治我的失熵症,所以她告诉我,让我好好睡一觉,等到她找到能够救我的方法时,我们再见面

    如此虚妄的爱情,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闭上了眼睛

    时间在梦里被扭曲,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迎接我的只有一望无际的黑

    我在每一个关于你的梦里说想你

    在梦里我们去了很多的地方,平原高山大海,但是罗宾,我越来越看不清你的脸了

    空虚迷茫冰冷,突然灌入的空气让流萤控制不住的咳嗽

    “早上好流萤小姐,这是您进入培养舱休眠的第40年,遵循知更鸟小姐的遗嘱,我们在她死后的第一个星期将您唤醒,并将这份手写信交付于您”

    遗嘱?

    长时间没有运动的身体僵硬的不行,流萤颤抖着接过熟悉的纸张慢慢打开

    「

    致我的爱人流萤:

    非常抱歉,流萤,失熵症的医治难度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即使寿命如天环族的我,或许也无法等到拥有结果的那一天,所以我努力赚了很多钱,多到你可以在培养舱里躺很久,直到失熵症可以被根治的那一天

    对不起流萤,明明是我先与你建立了联系,自己却提前不告而别,请原谅我选择这么做,我不愿意让你看到已然老去的我,也不愿意看到你为了我而哭泣

    曾经有个人和我说,每过一百个世纪,宇宙中的一切都会重新来过,所以我的爱人,可以请你再等我到下一个一百世纪吗,相信那个时候你已经恢复健康,而我也会再次爱上你,像之前那样

    爱你的,罗宾

    」

    既然要骗我,就不要把我叫醒啊

    “流萤小姐,请您节哀,如果您准备好了的话,就可以继续休眠了”

    “我想问一下,知更鸟名下的财产…”

    “按照知更鸟小姐的遗嘱,已经将财产的五分之四划到您的名下了”

    “对不起,或许我不会等到她所说的第一百个世纪”

    跃迁,流萤时常在新闻上看到类似的报告,有钱的富豪会为了某种乐趣跃迁到过去或是未来

    我要回到我们相遇的那天…阻止我们的相爱…

    3.

    雨依旧在下,女孩狼狈的躲进屋檐下,天环族的耳翼因为沾了水拉拢在脑袋两边

    “好久不见”

    流萤将伞撑开,递到了女孩手中

    可是我唯一能够接受的分别是还没遇见你之前

《各种女孩子贴贴(abo+futa注意)》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555.net】 手机版【m.ik55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