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番外1-7

作者:照无眠
    兰园春晓

    “宅子就叫兰园吧。”

    兰心看了眼三个公司的精英联合起来做出的设计图说道。

    院子的地买在三环和四环的交界,其实已经有些偏了。

    但是越往里越拥堵,能找到这么大的空地属实不易,还是几人合力而为之。

    一年以前,几人商量到最后,就是住宅的问题要先解决。

    从前那里,兰心即便愿意,他们也不会再让她回去了。

    触景伤情并不是好事。

    于是几人就商量着要不盖个院子自己住吧。

    于是便有了兰园。

    占地约20亩的中式大宅,做的苏式合院设计,将一步一景坐到了极致,三进院子,一个人工湖,16个院子,2个水榭,3个水上凉亭,3个陆地凉亭,4坐石拱桥,也不怪兰心最初调侃这是建了个公园。

    白墙黑瓦,前院与中院、后院用中式造景完全隔绝。

    大门进入前院,两层的合院楼作为公共接待区,设置了门卫室、监控室、两间接待室、会议室外,还有管家、保安还有住家阿姨的生活区。

    再向里走进入二进院,一楼中间有个可以容纳上百人的餐厅,左边则是中西厨,右边则做了一个小厅,楼上则做了娱乐区,两边的院子则做了10间客房。

    前二进院子都做了接待区,穿过漫长的风雨连廊,看着假山水池的美景,亭台楼阁水榭后,终于到了主楼所在的三进院。

    六栋双层小楼从不同的方位连接着主楼,却又在一楼有着自己的院落和私人空间。

    一栋四合院和一群看似零散的建筑体围合起来,有长长的观景连廊、苏式风格显着的布景,显得格外清幽,甚至主院内也有暗流连同人工湖的水系,做成的池景。

    一院江南景,纷纷拥入怀,也不过如此了。

    而主体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由兰心和孩子们居住。

    一层是日常的餐客厅,二楼则是孩子们居住的地方。

    三楼则由兰心单独享有,她的寝室、书房、衣帽间,都在这儿。

    居高望远,近赏花园远眺山林,每一间房都是双面取景,朝外面都做大大的落地玻璃窗,自然景观都送入室内,一窗一世界,让人仿佛置身江南之中。

    前院地下做了地下车库,停几个男人上百辆豪车。

    而主院地下室,则做了生活功能区。

    世人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这里都有。

    健身房、瑜伽室、地下游泳池、电影厅、KTV、酒窖,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个上千平的地下图书馆,

    在设计初期,众人就已经把需要的每一项都与设计师沟通过了,完全以自己心意打造的房子,焉有不合心意之理?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今天是验收的时刻了。

    “推开门看看吧。”

    兰心牵着周扬站在大门前,身后是她的六个男人。

    一对龙凤胎被各自的父亲抱在怀里,好奇的看着大门前的抱鼓石。

    兰心深呼吸一口气,输入指纹,走进了她今后的家中。

    园林式布局,曲径通幽,藏而不露。

    园林内以水为中心,假山林立中覆盖繁茂的花草树木,蜿蜒曲折的小径和错落有致的楼阁亭台处处惊艳到了她。

    她前世在四方院子里幻想的未来,居然在另一个时空,被还原了。

    她猛地落下泪来。

    “不哭,不哭,这么好的日子你哭什么啊?”

    陆相燃站在她身侧,同样也在欣赏着园林的景观。

    “像做梦一样。”

    兰心哭着说道。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娇气与委屈,都是这些人惯的。

    “不哭了,以后就住这儿了。你还满意吗?”

    盛严明低头看着她,有些紧张,因为最后的施工是寰宇地产一手包办的。

    耗时本该三年,是用钱硬生生砸出来的工期,这才一年交了房。

    “嗯。”

    兰心点点头,接着往前走去。

    “我拍电影的景都没这么好。”

    苏朝说道。

    “确实。”

    景轶然也附和。

    虽然兰心在哪他们就在哪,但是谁都希望自己住的舒服些。

    “走吧,进去看看,里面才是我们住的地方。”

    盛严明也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其实私下来过很多次,过来监工。

    这是他和她未来的家,哪有不上心的道理?

    “嗯。”

    兰心牵着周扬的手,走在湖面石桥上,看着两侧的山石花草,慢慢走到了后院的垂花门前。

    “阳阳,你以后就住那里的二楼好不好?”

    兰心指了指三层小楼,蹲下身对一旁已经三岁的儿子说道。

    “阳阳自己住吗?”

    周扬机灵的大眼睛眨了眨,看着他妈妈问到。

    “阳阳害怕吗?爸爸过来和阳阳睡好不好?”陆湘淮也蹲下身,看着儿子。

    “好!”

    周扬点了点头。

    “等阳阳长大了,就要自己睡了哦。”

    兰心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

    “好的,妈妈。”

    周扬并不抗拒这种说法,

    “这宅子好啊,非常好,我都想来这里养老了。”

    翌日,是他们正式宴请长辈的日子,也是他们正式搬入兰园的时间。

    周老爷子站在大门入口前,感叹道。

    “这个字是你写的?”他偏头看向一旁的孙女,看着正门写着“兰园”二字的牌匾,算不上恢弘大气,却有一种婉约之美,更符合院内的风景。

    “心丫头倒是写的一手好字。”

    另一边的苏老太太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是书香门第出身,字写得好不好,练的用不用心,一目了然。

    “就随便写写。”

    兰心笑了笑,算是承认了牌匾是她写的。

    “各位,那就进去看看吧,看看孩子们未来的家。”

    周继深开口说道。

    “外公,里面好大呀。”

    周扬站在周继深腿边,只有人膝盖高,拉着他的裤腿仰头说道。

    “哎哟,阳阳喜欢这里吗?”

    周继深抱起大外孙,率先往里走去。

    “喜欢,喜欢住这里。”

    周扬小手还拍了拍,看得出是真的喜欢这里。

    “里面那些护栏装得好么?孩子大点了喜欢到处跑,要仔细着点。”

    云母是很谨慎的性格,抱着云安站在云澈身旁,低声问道,云父也投来关心的目光。

    “妈,放心吧,都弄好了。”

    自己儿子的安全问题,肯定是重中之重,所以在设计初期就让人做了最好的设计。

    “这是一进院,那儿是门房,这是接待室,这是佣人居住的地方。”

    “二进院有个大的餐厅,楼上还有几件客房,您几位过来,都住得下。”

    盛严明是最了解这里的人,充当起了解说的角色。

    昨日兰心只不过是走马观花,所以现在也听得格外认真。

    “苏老头、景老头,到时候有空带老嫂子们过来住几天,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也该颐养天年咯。”

    周老爷子招呼道。

    “那还用你说,我肯定要过来看看我的宝贝孙女。”

    苏老爷子立马呛声。

    “这边是外院,用一个人工湖把内外院隔绝开来。”

    谈笑间,一部分人踏上了石桥,另一部分人走的风雨连廊。

    人工湖并不止有石桥这一通道,更有两条屋檐边上的风雨连廊供人通过。

    “这里是主院了。”

    一群人在一个院门前停下,隐约可见院内的景色。

    “好,好。”

    景老爷子也喜欢这处园子,虽然地理位置差了些,但是布局十分合理,景色十分优美,甚至比他小时候住的那处儿宅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地儿十分的好。”

    景老太太也笑着点头。

    这是她第二次见兰心,早在一年前,几个人就曾经和兰心回家见过了各自的父母,只不过那时候不如今日这般正式。

    今日,可是要敬茶的大日子。

    “小然,你也要结婚了,希望你今后能和媳妇好好的过,你爸你妈都这个岁数了,也不求你怎么飞黄腾达,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景老夫人看着身边的幺子说道。

    “老太太说得对,做父母的,可不就是求子女平安么?”

    盛母接口说道。

    她依然对一年前的事情心有余悸,但是见儿子的终身大事尘埃落地,也算是松了口气,看着云母怀里抱着的小金孙,更是眼热不已。

    “云安也快一岁了吧?到时候怎么操办?”

    盛母小声问道,这也是他们要学习的经验。

    “到时候再云家大宅办,早就对外说生母不详了,这是最好的方案了,就是委屈了兰心了。”

    云母看着走在前面的兰心,有些歉意的说道。

    儿子周岁宴,母亲不能露面,多少有些遗憾。

    “没关系的,我们商量好了,生日那天在这里过,第二天在举办宴会,到时候您二老赏脸过来吃个饭么?”

    兰心顿住脚步,回头说道。

    这是他们几人商量的结果。

    宴会只不过是社交场,其实哪一天举办并不重要。

    宾客并不会介意那天到底是不是主人的真正生日,只不过是找个由头社交。

    特殊的日子还是和家人单独过更合适。

    “这样也好。”云父赞赏的点了点头。

    他是江湖人士,虽然也算是金汤匙出身,但是确实不喜欢那些虚假的社交场合,这一点云澈也学了个十成十。

    “确实,以后就按这个流程过,先家宴,后面你们怎么折腾都行。”

    苏老爷子也点点头。

    其实他们家是不搞这些的,这些都是商人做派,从政从军的,还是低调些好。

    就这样,下一代的生日流程也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是一人一栋楼还是怎么?”

    苏老太太饶有兴致的数了数主楼边上的六座副楼问到。

    “是的,每个人单独住,还有个单独的园子,主楼后面还有个温泉和小花园。”

    苏朝和母亲解释道。

    “这样也好。”

    时间久了,关系再好也难免有隔阂。

    距离产生美,几个人分开住,但是又互有交集,这样的想法很好。

    “你这样,妈妈也放心了。”

    她看了眼苏朝,又看了眼儿子怀里的小孙女,心里软塌塌的。

    “妈,有空和爸爸过来常住。”

    苏朝自然知晓,母亲也是极为喜欢这处园子的。

    “那是自然。”

    苏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

    不请自来和儿子主动邀请,自然是后者令她满意。

    “这是日常的餐客厅,从前院做好上菜,有保温车倒也方便。”

    “还有个简易的小厨房,日常自己动动手也可以。”

    “这个小楼是阿朝的,院子在他后门外,连接着一片水池,还种了荷花。”

    盛严明指了指入口处右边的副楼。

    然后又指了指更靠后一些的,“这是我和阿澈的,这边是阿淮两兄弟和阿然的。”

    “一楼就是我们的起居室和书房,二楼主要做了卧室和收藏室、露台。大家的布局都差不多。”

    二楼小楼,全部做了落地窗的设计,或者说,整个主院的房间都是落地窗设计,有的房间甚至做了三面的落地窗,为的就是能把满园春色尽入眼底。

    “心心住主楼三楼,孩子们安置在二楼,每一栋小楼都有电梯直到地下室,下面有各种设施。”

    各自的家长们都听得入迷,频频点头。

    “安保那些一定要做到位,这么大的宅子,藏个人很容易的。”

    周继深说道。

    “爸,您那边有什么退役的军人么?可以介绍一些,爷爷那边呢?还能解决下退伍军人就业问题。”

    兰心顺势提出。

    父亲、爷爷部队下的兵,绝对知根知底,起码为人信得过,口风严实。

    “没问题,老苏那边有合适的也可以介绍。”

    周老爷子乐呵呵的说道,这件事是双赢,他自然乐意。

    “摄像头是阿淮公司最先进的设备,几个院门口,墙外都装有,室内倒是不用,在院门出现时就能第一时间发现了。”

    “嗯,你们计划好就好。”

    “爷爷,厨房说饭菜都备好了,不如边吃边聊吧。”

    兰心挽住了老爷子的手,周扬则被陆母抱在怀里。

    这种场合,他们其实过来有些尴尬,自己儿子婚姻被破坏,做爸妈的哪能心里没有丝毫芥蒂。

    可是没办法,后来硬插一脚的,还有个他们的小儿子。

    那怎么也得过来一趟。

    于是便也来了。

    看了眼这个清幽精致的园子,陆家二老也算稍稍放心了。

    毕竟,他们老陆家三个宝贝疙瘩今后都住这儿了。

    “阿淮,你开心吗?”

    陆父看着从小都是他的骄傲的长子,还是没忍住问出声。

    在他眼中,其实长子能有更好的选择,从前长子要结婚,他不反对。

    而现在如果长子要离婚,他也是不会反对的。

    他是商人,周家确实能给他们家带来许多便利,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是一个父亲。

    他希望他的孩子幸福。

    可是当小儿子那样的时候,他彻夜未眠,不知如何是好。

    他发现他终于遇到了不能两全的事情。

    “父亲,我已经圆满了。”

    陆湘淮看着母亲怀中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的胖小子,又看了眼前方窈窕的身影,笑了笑,和父母前行。

    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他很委屈?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所经历的“委屈”,都是他自己一步步算计来的...

    他甘之如饴。

    她就是他的圆满。

    有她,他的人生才完整。

    能够独占她一年半的时间,他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爸、爷爷,喝茶。”

    “岳父、老爷子,喝茶。”

    用过晚饭,终于到了今日的重头戏。

    小厅中,周继深和周老爷子坐在主位上,其余五家的父母分别坐在不同的方位,周寻抱着一对龙凤胎,陆湘淮带着儿子,另一个方位坐着。

    兰心和苏朝先走上前,一个弯腰,一个屈膝,向二位长辈奉茶。

    “好,好,你们一起努力,把珊珊抚养长大。”

    周老爷子乐呵呵的,他孙女真有本事。

    “爸、妈,喝茶。”

    随后,二人来到苏老爷子、苏老太太面前。

    经过一年的时间洗礼,兰心已经可以接受这一称呼了。

    “好、好,这是我们家传给媳妇的,今天我就传给你了,希望你们白首不相离。”

    苏老太太直接脱下手腕上那只帝王绿的镯子,递给了兰心。

    兰心有些吃惊,虽然知道了长辈们今日会赠礼,但是这实在太过贵重。

    她看了眼苏朝,有些不敢接。

    “长者赐,不可辞,收着吧,大嫂们也有的。”

    苏朝没有说的是,大嫂们的镯子,没有这一只好,这一只是苏老太太祖传的,戴了将近五十年。

    顺序是按照年级排的,最后给陆父、陆母敬茶的时候,兰心多少有些不自在。

    “希望我的两个儿子,与你,都能够携手白头。”

    陆母率先说道,“这本来是我给阿然未来媳妇留的,说实话,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今天。不过我的儿子们开心就好,大家都圆满,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和阿淮结婚时候,我给了你一套,这是另一套,你收着吧,希望你们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平平安安。”

    陆母擦着眼泪,双手递上了一套首饰盒。

    此时兰心的位置上,已经堆了一堆的首饰盒了。

    都是每一位婆婆给媳妇的见面礼,当然,和一般的见面礼不同的是。

    这里的见面礼每一份都高达9位数罢了。

    “辛苦你了。”

    陆父接过茶水,抿了一口,真诚的对兰心说道。

    其实陆家应该感谢兰心。

    如果对方不松口,他们为了小儿子,还能强迫兄嫂不成?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就算不要脸,周家也不会放过他们。

    那这样,等待他小儿子的,也不过是独孤终老。

    而现在,算是皆大欢喜吧。

    陆父没有给儿媳妇脸色看,再说了他也不敢,

    周家老中青三代都虎视眈眈,景家、苏家都认了,他们陆家拿不得乔。

    只是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今天这乔迁宴也算两件正事都办妥了。

    龙凤胎周岁是在兰园办的,邀请的苏家、云家的嫡系成员。

    说是嫡系,云家这边其实也没多少人,比起苏朝的几个哥哥嫂嫂、侄子,作为独生子的云澈家庭结构显然要简单许多,姑姑一家早已远离了权力中心,比起那日,也不过是多了云老爷子和随行的几位云家管事者罢了,算是来提前认识少夫人和小少爷。

    满打满算才凑了一桌。

    “这是爷爷,这是管家爷爷。”

    云澈领着兰心认人,管家在他们家工作了一辈子,是他爷爷的好兄弟,云澈虽然性格有些不讨喜,但是对方看着他长大,确实当得起他一声爷爷。

    “云爷爷好,管家爷爷好。”

    兰心抱着云安,微笑着向两人打招呼。

    “好好,以后你们要好好过日子。”

    云澈终身大事有了着落,还不声不响给他抱回来个大孙子,他简直喜从天降,至于云澈受的那点伤,在他看来不是大事。

    用他的话来说,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这是云家几位分管的叔叔伯伯们。”

    用以前的话说,大概就是黑帮里堂主的意思,但是现在云家洗白了呀,自然不能这般介绍。

    “各位叔叔伯伯们好,今日招待不周了,你们尽兴。”

    “少夫人客气,这就是小少主了吧,”

    众人纷纷点头,看向了兰心怀里正在瞪着大眼睛看人的小婴儿。

    “是的,起名叫云安。”

    兰心抓起云安的小手,做出打招呼的动作,云澈就站在一旁,面上带笑看着她们母子俩,眸中柔情似水。

    对面几人互相对视了眼,心里都有了决断。

    “我老头子已经不管事很久了,有些人,趁着阿澈受伤乱传的谣言,动摇军心,肯定是要处理的。”

    “老爷子说的是。”

    几人纷纷附和。

    他们都是依附云家起家的,祖祖辈辈都是跟着云家的祖辈闯出来的,别的心思不可能有,不然今天也来不了这种场合。

    只是有些人,心开始大了,确实该敲打。

    云老爷子微微颔首,接过曾孙,刚才还严肃的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菊花。

    “安安啊,我是曾爷爷啊。”

    走去一遍逗弄曾孙子去了。

    兰心又抱着大女儿,去认识了一圈苏家的亲戚。

    枝繁叶茂,儿子孙子乌泱泱的一片,看起来就像进了军营。

    “小婶好,这是妹妹吗?我可以抱抱妹妹吗?”

    “去去去,抱什么抱,笨手笨脚的,你妹妹才一岁,我怕你把珊珊当你手下的兵给折腾。”

    “奶奶~我不是你的宝了~”

    苏老太太都当曾祖母的人了,自然不吃他这一套,尤其是都快30岁了,怪渗人的。

    挥了挥手,把大孙子挥开,逗弄起了小孙女。

    这可是他们老苏家的宝贝,她盼了一辈子,才有这么个小孙女,可不是金疙瘩?

    “心心啊?珊珊平时乖不乖啊?”

    苏老太太抱着乖孙女,看着她睁着萌萌的大眼睛看自己,心都要融化了。

    “乖得,几个孩子都很乖,晚上睡觉安安静静,白天知道好好吃饭。”

    连带他们的阿姨都说这几个孩子是来报恩的。

    兰心看着大女儿,心里也是软乎乎的。

    苏云姗柔软的头发扎成两个小揪揪,穿着大红的褂子,和弟弟凑在一起,跟天上下凡的观音座前童子似得,谁看了不喜欢?

    “麻麻,麻麻抱!”

    突然,云老太爷怀里的云安开始闹腾起来,许是生人太多,许是饿了,总之,小祖宗开始找妈妈了。

    “来,安安,妈妈在这里。”

    兰心快步走了过去,从云老爷子怀中接过儿子,孩子立马就不闹了,含着手指看着母亲。

    麻麻身上香香的他最喜欢麻麻了。

    接着,小云安又看到了和他穿的一样喜庆的苏云姗,在妈妈的怀里朝姐姐伸出手。

    “解解,解解。”

    “啊呀!”

    苏云姗也看到了弟弟,很是兴奋的挥了挥小拳头。

    姐弟俩吃睡都在一起,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分开过,感情自然不一样。

    饭后,到了民间最看重的抓周仪式上。

    两个跟年画娃娃似得小金童被放在了红绸布上,上面还摆满了各种物品。

    有兰心放上去的琴模型,有苏朝放的毛笔,有云澈放的金算盘和账本,甚至还有一把小木枪,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兰心瞪了他一眼。

    还有各位叔叔伯伯、爷爷奶奶放置的格式东西。

    总之琳琅满目,两个小家伙在巨大的桌子上爬来爬去,每样东西拿起时都能引起大人们的各种议论。

    “给,给,解解,给。”

    最后,小云安在云澈的期待中率先拿起了小木枪和云老爷子的印章,云家几名嫡系亲信眼里一片火热,云老爷子更是抚掌大笑。

    然后还把木琴塞到了姐姐怀里,还有那把金算盘。

    苏云姗抱着一堆东西,呆呆地看着弟弟,裂开嘴笑了。

    “收获颇丰啊?”

    夜里,孩子们都睡去了,几个大人才聚在主楼大厅内闲谈。

    主要是看着兰心拆礼物。

    她现在是十足的小财迷。

    之前入大宅,也算是见父母,每一家父母都带来了很厚重的见面礼,但是要忙着大宅的完善,几个男人饿了好几年,统统如狼似虎,跟没见过女人似得,她也没精力去清点。

    “这是今天的,这是上次的。”

    兰心拿着礼单,嘴里念念有词。

    “这是阿严爸妈给的,这是阿澈家里的。”

    这些都是要记好的,家族传承就是这样的,以后有了孩子,又要传给孩子们,这些首饰、房产,随随便便一样,就够普通人奋斗一生了。

    当然了,现在这些都是她的。

    想到此,兰心笑得像个小财迷,两只眼睛笑成月牙状,好看极了。

    几人看着她,嘴角也不由自主地笑了。

    “阳阳宝贝,来妈妈这里。”

    时间过得飞快,或者说,快乐的日子总是那般得快速流逝,一转眼,周扬小盆友3岁了。

    一个午后,兰心带着大儿子和龙凤胎在水榭中乘凉,而云澈则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阳阳~”

    兰心手里拿着一个拨浪鼓摇着,目光直视着前面走着越发稳健的大儿子,面上不由自主地带上几分笑意。

    “阳阳是不是快要上幼儿园了。”

    云澈看着虎头虎脑的周扬,也笑了起来。

    早在兰心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发誓,以后兰心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所以,对待周扬,更是视如己出。

    陆湘淮更是每天拿出一小时的睡前时间阅读育儿书籍,有些东西,比兰心这个当妈的还要上心。

    或者说这句话本来就是错的。

    父母本就该共同承担孩子的教育与成长的责任,但是当今大部分家庭,却都难以做到平衡。

    而这一点,陆湘淮无疑做得很好,甚至起到了榜样的作用。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然就有竞争,何况还是一群眼高于顶的男人。

    这不,就“卷”起来了么?

    得知陆湘淮主动承担起了更多的育儿工作,苏朝和云澈自然不甘示弱。

    龙凤胎的生活起居到日后的教育规划、人生发展、兴趣培养,他们在现在就已经开始了计划与筹备。

    相比起那会儿既要照顾周扬还要兼顾事业的兰心来说,确实省事不少。

    要不怎么说良性的竞争可以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呢?

    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甚至,某些没有孩子的人,也在为了日后做准备。

    从这一点,兰心很满意。

    以现如今的医学和社会的眼光来说,确实男性生子还不能普及,这一工作注定要由她一个人承担。

    她愿意生,但是并不意味着,怀孕过程中的艰辛以及之后的育儿工作全部都由她独立完成。

    若是真这样,她不如回周家,生的孩子全部都姓周好了,她爷爷和爸爸应该非常高兴。

    兰心愿意计划每个人都生一个,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至于更多的,不好意思,她认为应该由孩子的父亲去负责。

    毕竟,生育的过程对于女性本就是负担以及不公,如果她的丈夫们不能好好分担育儿的工作,想要当甩手掌柜的话,那么她会考虑一些别的事情。

    总的来说,现阶段兰心还是很满意的。

    “是的,去公立的就好了,爸爸都安排好了。”

    兰心眼睛不离儿子,却在回复云澈的问题。

    云澈没有说话,周扬姓周,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一清二楚。

    何况,老丈人安排的学校,思来想去也就是那几所。

    已经不是有钱就能去的地方了。

    不够级别的,想去都去不了。

    有些人脉,其实从小就会打下的。

    同窗之谊,比日后出了社会结交的人要纯粹得多。

    如果日后云安也能入学那件学校...怕是...

    想到这,云澈心头一动。

    毕竟,珊珊铁定也是能入这样的学校的,大概率会和大哥念同一所,不为什么,方便接送就是最大的理由。

    若是云安不能去,岂不是比兄弟姐妹矮了一头?

    他微微皱眉。

    虽然是兄弟姐妹,但是到底同母异父,更多的差异其实是父辈资源的倾斜。

    毕竟,兰心这个做母亲的,绝大多数时间都要一碗水端平。

    当他正欲开口之时,兰心也说话了。

    “对了,爸爸让我跟你说一声,没什么意外的话。小安的学校大概率也是这一所,阿朝那边没什么问题,他自己和阿然就是从这所学校一路念到高中的。以后孩子们大了,一起上下学也方便些,就是不知道你们家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

    兰心抬眼看他。

    孩子的教育,并不是她的一言堂,她自然也需要征询孩子父亲的意见,毕竟,尊重是互相的。

    “有岳父操心,自然再好不过了。”

    云澈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他们家硬要自己安排,大概率也不是不能进去,但是如此,自然少了许多人情债。

    至于他怎么能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

    废话,那是他老丈人,不合法怎么了,他孩子有一半的周家的血,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

    没看他一口一个岳父喊得起劲吗?

    那可是真的喝过他的茶的,怎么不是岳父了?

    晃晃悠悠间,周扬终于走到了她跟前,仰着一张肉嘟嘟的小脸看着她,黑亮的眸子里似乎还有一丝狡黠。

    周继深带出来的接班人,日后的腹黑性格,似乎已经初显。

    “麻麻,麻麻,抱!”

    只是在自己母亲面前,还是一副虎头虎脑的憨厚模样,拍着肉乎乎的小手,要麻麻抱。

    “哎哟我的阳阳,今天真棒,都没有摔跤呢~”

    兰心蹲下,把自己的大胖小子抱了起来,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诶,小心。”

    云澈一个健步冲了上来,扶住了母子俩。

    “吓死我了。阳阳,你最近好像胖了许多呀?”

    她颠了颠怀里的儿子,就抱了一下子,手臂上那股沉甸甸的感觉就上来了。

    “嘿嘿。”

    大儿子乐呵呵的,似乎没听懂她在说什么,一个劲儿傻笑。

    “这是不是太胖了?”

    兰心看着儿子从小到大都是圆滚滚的跟藕节似得小手,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云澈。

    云澈看了眼不远处在摇篮里睡得香甜的自家儿子,沉默了下。

    “是有些胖。”

    他的云安是双胞胎,又早产,营养没跟上,一直都有些瘦弱,在对比一母同胞的周扬,胖乎乎圆滚滚的,就更显瘦弱了。

    他决定了接下来找个营养师,给儿子补补,嗯,又看了眼苏云姗,要不,也跟阿朝说一下,一起补补?

    看着姐弟两加起来都没有周扬一个人重,云澈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儿。

    珊珊是女孩子,纤细些没关系,他儿子要是太过瘦弱,将来怕是难以服众啊...

    云澈摸了摸下巴。

    看来得把这个事情提上日程。

    夜晚,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

    三个小盆友也在其中,有专门的婴儿凳,周扬2岁开始就不用喂了,吃的比谁都香,一勺子一勺子往自己嘴里送。

    而姐弟两则在自己的父亲伺候下小口小口地吃着米糊糊。

    同时手里还拿着个奶瓶,简直就是想吃啥吃啥,虽然他们除了这两样也没啥能吃了。

    “阿朝,我打算给云安补补。”

    饭桌上,云澈直接看着对面正在喂女儿吃饭的苏朝说道。

    “?”苏朝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云安和珊珊,太瘦弱了,上周医生来体检,也说了身高体重有些不达标。”

    云澈解释道。

    “但是孩子还这么小,怎么补?”

    苏朝也皱了皱眉,看着正慢慢咀嚼的闺女,又看了眼大口大口吃得满嘴流油的周扬,也觉得姐弟两确实瘦了些。

    “我回头托人问问。”

    确实,孩子就这么点大,除了米糊糊就是奶粉能吃,能怎么补?

    云澈也犯起了难,但是云家认识的三教九流众多,远不是那几本育儿食谱能比的。

    而且那些书籍面向的是普通人,他们这样的人家,若是上心,在物质上面绝对要好上许多

    龙肝凤胆没有,但是冬虫夏草、鲍鱼燕窝那肯定管够,但是孩子这么小,这些也不能吃啊。

    大人们一时之间也犯了难。

    “你当时怎么养的周扬?”

    陆湘淮好奇的问道,他见到儿子的时候,儿子都一岁了,那时候就是个胖娃娃。

    岳家和妻子把儿子养的很好,但是这些事,他也想知道。

    “阳阳不一样呀,阳阳十个月了都不愿意出来,最后是剖腹产,是足月生。珊珊安安才几个月大就出来了呀,还是双胞胎,医生也都解释过了。”

    虽然有不可抗拒的因素,但是龙凤胎这么瘦小,兰心还是认为她要负主要责任。

    所以她也放下了碗筷,有些难过。

    “没有怪你的意思,那些都是意外。”

    云澈急了,害怕她多想,所以他和苏朝从来不敢在她面前说孩子体弱的事情,包括家里来人看孩子,也都是挑好听的说。

    “我也知道,可是孩子生下来就这么点,要不是医生说能养大,我都没信心。”

    兰心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自己的孩子,哪有不心疼的。

    生下来的时候就跟两只小猫儿似得,要不是小鼻子还会呼吸,她都要以为孩子没了...

    “麻麻!麻麻!不哭。”

    “哇!”

    兰心哭了,一旁的周扬的勺子一丢,就要跳下椅子去找麻麻,被一旁的陆湘淮河陆相燃一左一右按住了,大胖小子急得不行,一个劲儿的在座位上跺脚。

    一旁的龙凤胎似乎有心灵感应般,直到母亲哭了,也跟着哭闹起来,顿时,整个饭厅都变得嘈杂。

    盛严明吸了口凉气,他是最不喜吵闹的人,如今才三个孩子,就已经这般,日后...

    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和景轶然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

    夜晚,苏朝再把闺女交给保姆后,来到了三楼。

    “珊珊睡了?”

    此时,正在敷面膜的兰心听到响动,头都没抬的问到。

    早在入园前,他们就安排了一张“侍寝”表。

    景轶然的工作快收尾了,距离他退圈的日子越来越近,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京城,盛严明、陆湘淮的公司总部就在京城,而云澈成日游手好闲,自不用说。

    陆相燃也被周继深丢到部队行政岗工作去了,下班了是可以回家的。

    只有苏朝,如果依旧和以前一样,那他会成为最少在家的人。

    这对于已经是个女儿奴的他来说,是不可原谅的事情,所以,他打算今年就退居幕后了,当个制片人就好了。

    其实他父亲更希望他进入体制内工作,毕竟他的背景和能力,去做宣传岗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件事他还在考虑,人自由惯了,就不太喜欢那些太过规矩的地方。

    “睡了。”

    苏朝温和的笑了笑。

    孩子们还小,如果交给保姆带,房间内是装有摄像头连接监控室的,监控室24小时有人值班。

    隐私方面也许没有太多人权,但是薪水足够,大把人愿意应聘,这一点,倒是没什么问题。

    男人站到了她的身后,看着镜中的她涂涂抹抹,看着镜中的人一如从前的让人心动,想到楼下睡得正香的女儿,无声地笑了笑。

    他这一生,圆满了。

    修长的手指撩过柔顺的发丝,他从背后抱住了她。

    “宝宝~”

    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她耳后响起,脸颊贴上了她刚刚涂抹好护肤品的脸蛋,总有些黏腻的感觉。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叫宝宝。”

    兰心娇嗔道。

    “多大都是我的宝宝。”男人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从吊带处向内探去,精准无比的握住了沉甸甸的乳肉,意有所指地说道。

    “嗯~别闹。”

    兰心伸手想要打掉他的手,却反而被男人拉了起来。

    “宝宝,我好想你。”

    他昨天夜里才赶回来的,电影终于拍完了,他也可以休息了。

    “我也想你~”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呀?更何况兰心的小嘴本来就甜。

    这些话跟不要钱似得冒出来,那是信手拈来。

    “哪里想?”

    苏朝空着的那只手,顺势撩起了她的睡裙裙摆,直接伸进了她的腿缝之中。

    兰心洗澡后就不再穿内裤了,用她男人们的话来说就是,反正一会儿都要脱得,还穿了做什么?

    若不是兰心坚持,她恐怕连睡衣都不用买。

    “宝宝湿了。”

    男人的声音变得沙哑,轻轻咬住了她的耳垂,两只大手开始对怀里的尤物上下其手。

    “嗯~阿朝~进来啊~”

    被几个男人日夜浇灌的身体早就淫荡无比,再被男人随便摸了几下之后就不由自主地分泌出淫水打湿了她的腿心,男人入手自然一片滑腻。

    身后有衣物落地的声音,很快她的后腰处就抵上了一根炙热而坚硬的巨物,蠢蠢欲动。

    “宝宝怎么还是这么骚?他们没有喂饱你么?”

    看见女人主动踮起脚用丰满的肥臀蹭着他已经苏醒的巨物,苏朝没忍住狠狠地在上面拍了一巴掌。

    瞬时,雪白的屁股上起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啊~别打~”

    兰心惊呼出声,咬住了下唇。

    “阿朝~快进来~”兰心撅起了小嘴,有些欲求不满的说道。

    “屁股撅起来。”

    苏朝哑着嗓子,看着镜子中那个妖精欲求不满的脸,命令道。

    兰心乖乖的踮起脚撅着屁股,一副等着挨肏的姿态,彻底让身后的男人呼吸加重,两眼发红。

    一手扶着紫红色的阳具在滑腻的缝隙外蹭了蹭,一手掐着她的腰,毫不留情的直接捅了进去。

    “嗯~”一男一女同时发出低吟,男人开始毫不怜香惜玉的大力冲刺起来,黑红的鸡巴被女人粉嫩的小屄全部吞了进去,只余两颗硕大的卵蛋在兰心的体外摇晃拍打。

    紧致的甬道像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严丝合缝的包裹着他的粗长,贪吃的吮吸着棒身的每一处,爽感从马眼一路升到天灵感。

    啪啪撞击声在宽大的房间内响起,兰心仰着精致的小脸,面色是不自然的潮红,小嘴被肏的合不拢,嘴角处还流出晶莹的液体,被身后的男人偏头吻去,在镜中像极了一对交颈鸳鸯。

    身上唯一的真丝吊带裙不知何时已经滑落至腰间,她垫着脚岔开腿还撅起臀挨着肏的画面有些太过淫荡,一双丰满的乳儿在空气中荡漾着阵阵乳波,她羞红了脸,想要别过脸不去看这幅淫荡的画面,却被苏朝强行偏过头让她面对。

    “宝宝,害羞什么?嗯?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

    男人更是过分的分开她的花户,撑开花瓣揉捏着她的肉粒,刺激着她的敏感点。

    一对男女赤身裸体的在镜子前忘情地媾和,几百次猛烈地撞击后,才在兰心的体内释放出自己的欲望。

    苏朝没有戴套,他们都更喜欢内射的感觉,于是在苏云姗出生后没几天,就和云澈约好去结了扎。

    长夜漫漫没错,但相比于一周只有一次的侍寝机会来说,却又是那么短暂。

    所以夜夜笙歌到天明,才是兰园的日常。

    好了  完成任务

《窈窕如她【NPH 古穿今 1v1 全文免费】》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555.net】 手机版【m.ik555.net】